在约好的别院里,黄成皇与躲在暗处的玄雪,并没有等到前来的洛长音。反而,朔琴的身影出现时,把黄成皇吓了一跳。
  他们黄家在派他去灵泽谷之前,已经从某种渠道拿到了不少四方丹,黄家家主当即明白这东西的价值,与其得到区域代理人的位置,野心更大地想将四方丹和压缩机占为己有,到时候,他们黄家在世家中的地位肯定如日中天。
  就算灵泽谷想追究,他们完完全全可以赖到洛长音身上,反正是她自愿给的,你们能用,凭什么他们就不能用。而且,有了四方丹在手,不怕其他仙门不给他们面子,灵泽谷想背地里动他们,也得掂量掂量。
  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,根本没有想到,洛长音完全不受威胁,没把洛国安危放在眼里,亏他打探到,圣明长公主颇受洛国皇帝看重,不过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!
  朔家暂且得罪不起,黄成皇扬起嘴角迎上去,装糊涂道:“师兄,怎么有空来此?”
  朔琴连跨进内门的心思都没有,干脆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直言不讳道:“此信交与你们家主,若胆敢为难洛师妹,就是与我们朔家为敌!”
  黄成皇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黄色废料脑子回旋一圈,误以为朔琴除了白绮丹这个未婚妻,还歆慕洛长音这位红粉佳人,要不然,何至于,这么对他们黄家。
  黄成皇可惜美人无福消受,又很快婉转地暗示:“我得了四方丹和压缩机方子,私底下再告诉师兄,想必,洛师姐不知道,也不会生你的气。”
  黄成皇想要独吞四方丹和压缩机不成,便打算拉朔琴下水,至于利益分成,五五各自一半,要是不能,至少也得谈到四六分,才不会被黄家家主责罚。
  朔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顿时恼怒骂道:“滚蛋,真当我们朔家无人!”他这回当真动了气,没想到黄成皇张口白牙,还想误洛师妹清白,扭身便要拂袖离去。
  黄成皇眼疾手快拉住朔琴袖口,暗暗以为朔琴早已得到四方丹和压缩机的方子,根本就是瞧不起他们黄家,却被他无意看透,恼羞成怒翻脸的场景。
  “师兄,若是喜好绝色美人,我院中就有一个,何苦吊死在一棵树上。”黄成皇话音刚落,暗处的玄雪眼皮一跳,恨不得立马冲出去,堵住他那张狗嘴。
  在黄成皇看来,就算不能与之交好,也万万不能在此时得罪朔琴,要是惹怒了朔家,今年才得到世家大会名额,指不定就泡汤了,他非得被黄家家主弄死不可。
  就在玄雪担忧黄成皇嘴上没把门,要将她暴露之时,“撕拉~”锦袍袖口被朔琴亲手撕开,朔琴连个眼神都没有,只留下一句:“滚!今后,别再让我看到你!”
  便只剩下黄成皇手举着撕碎的袖口,目光呆愣地瞧着朔琴踏出大门,却再也不敢上前阻拦。
  玄雪暗自松了一口气,脚下弄出一点动静,却没想到,正愁发泄的黄成皇,一把揪住她的头发,又是狠狠一耳光闪过去,嘴上还阴毒道:“贱人,看的很开心是不是?没有把你献给朔大公子,非常失望对不对?老子这就满足你!”
  “别别,别在这里!”玄雪想要动用灵力,拦住黄成皇撕扯的动作,黄成皇又给她左边来了一耳光。
  “啪!”耳光声回响在空无一人的院子里,有杀人之心的玄雪想,这本该是洛长音的遭遇。
  美人高高肿起的脸颊,此刻再也无法激起,自尊心受损的黄成皇半点怜惜。
  玄雪掐住手心,放弃反抗一个将死之人,一心一意吸收精气,望着天空的美眸,却比以往以往还要阴狠百倍。
  提起裤子的黄成皇,脑子有一阵眩晕,手上泛紫的黑线也没有在意,脑精虫褪去,余光瞥见挺尸般的玄雪,吐了一口晦气的吐沫。
  他现在得立刻回到黄家,安抚住黄家家主,把惩罚降到最低,走的时候,甚至没给**裸的玄雪披一件衣裳。
  黄成皇带着人刚出内门,还未到外门的时候,得到信的刘传,立马直奔仙门外埋伏起来。
  白绮丹躲在树上,朔琴在旁边的枝丫上,刘传已经准备好,等黄成皇出现在这条必经之路,就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  白绮丹扭头看着刘传,突发奇问:“师兄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  刘传神秘一笑,他本来什么也不知道,从不来不管闲事的某些人,突然找到他,要收拾一个新晋筑基弟子,他问了半天,才套出话,这人居然敢对洛师妹无礼,刘传当即二话不说,就让人盯梢了。
  本来没想通知白绮丹,没成想,大家的意思都撞一起去了,就连一向与人为善的朔琴也跟着胡闹,刘传也就明白,这家伙该有多么令人讨厌。
  “来了。”刘传提醒。
  黄成皇这一身明黄色的打扮实在太显眼了,隔着老远就被刘传他们发现,刚出外门,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用飞行器,巨网加上迷药,在哪个山头都好使,一行一共六个人,全部一网打尽。
  白绮丹踢了黄成皇好几脚,还不过瘾,拿出不掉色的笔墨,在他脸上画了一个王八,这才满意的收手。
  朔琴就在旁边宠溺地看着她收拾黄成皇。
  而后,刘传和朔琴一起将他们的衣裳全扒了,用绳子捆起来,并且在黄成皇的身上挂了一块特制的牌子:我不是人,我是畜生。
  洛长音被陈墨接到仙门外,见到白绮丹脸上一愣,看清旁边的朔琴,刘传,奇怪地看向陈墨:“大家怎么都在这里?”
  白绮丹嬉笑地瞥了一眼陈墨,意味深长地道:“大家想给你一个惊喜,等会儿,你看到,千万别笑的太大声!”
  洛长音懵懵地点点头,往前刚走不几步,就看到一群做刚完仙门任务,回来的弟子,围着几棵大树的影子,指指点点。
  洛长音走近一看,嘴被堵住,浑身被扒光,仅剩一条裤衩的黄成皇,对比其他几人,可能年纪小的缘故,这么一会儿,就浑身雪白发紫,唯他脸上画着乌龟,脖子还挂着牌子,看起来最为可怜。
  当看清牌子上的字样,洛长音噗嗤一笑,望着白绮丹心想,他们可真能干!
  清醒过来的黄成皇,也注意到他们这伙伪装成看热闹的熟人,哪里不明白,着了他们的道,拼命挣扎了几下,像条滑稽的泥鳅,偏偏看热闹的不少,但就是没有救人的意思。
  也不知道,过了多久,哪位好心人才会将这群人给放下来,爽过之后的洛长音她们,也懒得理会。
  好几天过后,却从纠察门得知,黄成皇弟子门牌灭了,死在了距离黄家几百里的山头,初步判断,死于邪崇吸**气。
  距离上次案发没到一个月,又又有一起邪崇吸**气事件发生,掌门们一致认为,这只邪崇进食速度变快了,能力也强了许多,竟然能在五个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,杀死黄成皇,实力可怕到一定境界,不仅成立了专案组调查,还对出入灵泽谷的结界,进行了一次全面强化,确保邪崇无法进入灵泽谷。
  洛长音她们得知以后,诧异地对视一眼,怎么会,又巧合地死于邪崇?这邪崇还能从灵泽谷,跟着他回去不成!
  怪异的事情时不时围绕她们,洛长音分外警觉,她担心白绮丹的安全,便给了白绮丹一块,能别在胸口的定位监控珠花,还给她传呼机方便联络,要是遇到危险,按下珠花中的按钮,洛长音也能得知她遭遇了不测,她易相同。
  黄家子嗣虽然不丰,但也不少,少了黄成皇这个继承人,也不甚重要,只是,黄成皇临死还带着脸上的王八入棺,简直太让亲母,黄夫人愤怒,揪着随从几人东拼西凑,不管事实结果,认定是洛长音她们下的黑手,更不顾黄家家主的警告,暗自与西国丞相私底下联络起来。
  ()
  <div class="bd"><script>style_bm();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