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奴婢冤枉!奴婢冤枉!”粉蝶被吓地脸色惨白,跪地就先喊冤,晋王身边的内侍冲过去就要堵她的嘴。
  粉蝶见此,也生出了豁出去的心思,就要喊出宁王妃和晋王的秘密,想着她自己要死了,也不让其他人好过。
  “奴婢知道,宁王妃她……”
  可是,粉蝶没有机会了,晋王身边的内侍冲过去,一把捂住她的嘴巴,一手掐住她的脖子,竟是直接将她给掐死了!
  苏子衿见到这样的场面,也是被惊地心口直跳。
  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这么在她眼前被掐死了,她有些不适地转开视线,心里憋的难受。
  她和这些人玩心思,耍手段,嬉笑怒骂,从未想过要哪一个人的性命,只是被迫地选择自保。
  但是,这里终究不是她原来生活的时代啊!
  奴婢的命贱如草芥,而她也是始终在走钢丝,稍有不慎,就跌入万丈深渊。
  苏子衿心底满是疲倦和悲凉。
  “晋王!”嘉昭仪见此,指着他,厉声喝道,
  “还没经过审问,你就让人将这个宫女给弄死了,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怕我们知道!”
  “构陷主子,就是死罪!”晋王也很是强硬,冷笑一声道,
  “本王没说要将她弄死,只是刚才福公公下手重了点,不小心让她断了气,我回头会好好惩治福公公的。”
  福公公也很是乖觉地跪下认错。
  嘉昭仪见此,知道自己再愤怒指责也没用了,只能冷笑地说道,“晋王你该不会以为这样事情就结束了吧?”
  “本王自会去父皇那里请罪,还要向镇国公府道歉,并尽快迎娶子晴,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。”
  晋王看向苏子晴,开口说道。
  “我不怪罪王爷。”苏子晴红着脸,低着头说道,“我知道王爷不是有意的,也是被身边的小人给害了。”
  嘉昭仪将这两人一唱一和地圆场子,觉得生气又好笑,看来熹贵妃也被她这个侄女给耍了啊。
  这倒是有意思了!
  -
  熹贵妃这边一直在等着好消息传来呢!
  可是,她左等右等,最后等来的竟是苏子晴和晋王睡到一起的消息。
  熹贵妃闻言,面色一变,猛地站了起来,失声说道,“这怎么可能!”
  韩灵儿和唐婉君等人都被她给吓了一跳,纷纷看向她,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  “抱歉,是出了一点意外要本贵妃去处理,今天赏花宴就到这了。”
  熹贵妃缓缓情绪,脸色难看地丢下这句话,就要甩袖离开。
  “贵妃娘娘,你等等,苏姐姐还没回来,是她出事了吗?”韩灵儿忙开口问道。
  “不是宁王妃!”熹贵妃铁青着脸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行了,你们各自离去吧。”
  天知道,她费了多大的心力才没有当场发作!
  韩灵儿确定苏子衿没事,便也放下心来,拉着唐婉君说,
  “婉君,我们要不要去找找苏姐姐啊?她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?”
  唐婉君冲她摇摇头,拉着她的手道,“在宫里别乱走动,我们要相信宁王妃的智慧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  ()
  <div class="bd"><script>style_bm();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