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的光照进宿舍,透过浅蓝色的的窗帘,将室内也映上一层淡蓝色,上铺的一个身影慢慢睁开了眼睛。看了看窗外的明亮程度,她估算了下时间也差不多了,于是从床上起来,小心翼翼的爬下床,不吵醒室内的其他人。
  但奈何天不遂人愿,下来中途一时不查还是踩到了类似盆子的东西,于是金属晃荡的声音在卧室内响起来。
  “好烦,大清早的,这是干嘛。”
  “卡芙拉,你干嘛起这么早,真是讨人厌。”
  “该不会又是去找哪个高年级男生了吧。”
  “对不起,对不起,打扰到你们了。”
  这位少女不断向室友道歉,之后才穿好衣服出门。
  这时外面的天刚蒙蒙亮,空气也显得有些寒冷,卡芙拉捏紧自己的袖口,然后双手抱着胳膊快速行走,先是去简单吃了点早餐,然后就去了教室。
  作为新生来到埃梅纳斯已经快2个月了,除了开始那几天比较轻松外,接下来的日子,对她而言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  因为基础不好,很多课程她学的比较慢,身体素质也一般,战斗课程更是不堪,好在一年级的战斗课暂时还没进入实战阶段,她还不至于出大丑。
  进入教室后,空气逐渐变得温暖起来,她才慢慢将胳膊放下来,四下看了下,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,然后拿出书籍和课本开始学习和记忆。
  先复习一遍后,她又预习了下今天的新知识,等新知识看完后,教室里的人才慢慢多起来,眼看时间还剩的比较多,她又翻开笔记本,用笔在纸页上密密麻麻的书写起来,看样子应该都是之前老师说的重点。
  而这时,教室里也慢慢热闹起来,座位也渐渐坐满。
  “卡芙拉又在装学习的样子,真是恶心......”教室内的喧闹中,一些刺耳的话语隐藏其中,被她不小心捕捉到了。
  “你说她真要是这么刻苦,成绩哪会这么差.......我看还是平时不用功,临时装样子罢了。”
  “你不知道吗,别看她长的一般,但老会勾引人了。”
  “真的假的?”
  “当然真的,开学没多久,我就见她和某位高年级学长在一起,啧啧,可惜人家看不上她。”
  “我跟你们说还有更恶心的呢。”
  “还有什么?”
  “因为我跟她是室友嘛,当时第一次出去聚餐时问到彼此是怎么拿到推荐信的,啧啧,她可不一般。”
  “像我们这种,大多都是各地区大比筛选出来的顶尖的一撮然后给予的入学资格,她倒好,在家乡那块大比的时候,因为实力不如别人,就勾搭上了选调者,后面的我就不多说了,免得脏了大家耳朵。”
  “哇,还能这样吗,这也能勾搭上。”
  “对呀,你别看人家穿的普通,手段多着呢。”
  ......
  一些鄙视、厌恶、轻蔑的视线从不远处传来。卡芙拉写字的手僵了僵,但还是没有停下来,只是之后写的明显有些歪斜扭曲了,不如之前的齐整。
  “大家上午好,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......”随着讲台上老师一拍水晶板,繁复的魔力图案开始在上面浮现。
  “今天我们来讲超凡核心的铭纹选择,和印刻......”
  介绍完图解后,老师又伸出左手,然后一个半透明的巨大球体出现在教室上空,其中光华流转,魔力在其中不断流淌,然后不断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的纹路。
  “这个是最基本的原初序列核心,诸多野外的魔兽就是以此为基础,不断改变和晋级的。”
  随着老师的的演示,下面的学生可谓是看的如痴如醉,大多受益匪浅,但也有少数学生依然一脸焦急,不知其然。卡芙拉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 下课后,她想去问下老师,但讲台周围早已围满了学生,她怎么挤也挤不进去。
  “这人真讨厌,这么多人了还要往里挤,你懂不懂礼貌啊。”旁边的一位女生恼怒的说到。
  “抱歉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卡芙拉连忙道歉,然后退了出来。
  之后她又想问问其他同学,可大部分人都表示没空,剩下几个因为平时一起学习比较熟悉的同学,也有点躲闪,找着一些理由。
  “这个啊,不好意思,卡芙拉,我也没怎么听懂。”说完,这位带着眼镜的同学也逃似的走开。
  “她怎么还认识你?”“别说了,之前我也不知道,看她挺认真的,还以为是好学生,没想到,唉....”
  远方传来的悄悄话,让她刚刚准备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。
  曾经向往无比的校园生活并不美好,同学之间也不尽是友谊,反而更多的是误解和伤害。
  放学后,其他学生陆陆续续都走了,唯有卡芙拉留在教室里。
  不过今天不同于往日,她并没有专注的书写或者学习一些东西,平日里珍惜的笔记本上无意识的涂鸦着笔画,眼睛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过了很久才猛的惊醒过来。
  糟,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,她快速走出教室,向餐厅方向跑去,最后只买到一份有些凉了的食物。
  回到宿舍楼内,正准备开门,一阵阵谈笑声从门内传来,但当她进去之后,笑声却戛然而止。
  继续小心的放好东西,洗刷完毕后,她独自在大厅内看书看到很晚才回卧室休息,因为这时其他人都睡了,她可以安心一点,不用面对那些苛刻的目光。
  这样又过了几天,班上愿意和她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,走到哪里仿佛都有人在偷偷议论她,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、一次小小的失误,好像都可以引来周围人的笑声。
  她变得精神紧张,时常失眠,有时上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这又引得老师的责备和周围人笑话声。
  说是同学,但那些面孔却让她恐惧无比。
  又是一天放学,教室里空无一人,好像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稍微安心下来。
  天空上飘着雨,淅零零的击打在石板台阶上,溅起一朵朵水花,一阵风吹来,带来大量的水汽和雨雾将脸庞打湿。卡芙拉抱着自己的书本,站在台阶上,有些犹豫不决。
  但天色渐渐暗了,周围也没有其他人。
  只能冒雨回去了,希望书不会打湿,正当她准备冲出去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从背后传来,然后一柄伞出现在身旁,她不由得回头望去,原来是同班的柏利薇。
  “谢谢.....”她心里感受到一阵久违的温暖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的久了。”
  一个男生从后面走了出来,然后柏利薇举着伞和这位男生一起走了出去。
  卡芙拉感觉脸像烧起来一样,她抱紧怀中的课本和书,冲向雨幕中的另一边,那是回宿舍的方向。
  大脑中一片后悔,羞赧、酸苦、孤独各种情绪在心头翻滚,她在雨中奔跑着,任凭雨水打湿脸颊和头发,少量的雨水从脸上滑落到嘴里,有点咸咸的味道。
  噗——
  膝盖在地上擦出长长的一段,身体扑倒在地上,手上全是污泥,一阵无法抑制的刺痛从膝盖处传来。
  她蜷缩在地上,地上流淌的雨水进入衣服内里,一种污浊和冰凉的感觉在身体蔓延,天色也全暗了下来,摸索了好久,才找到已经泡的发涨的书本和笔记。
  卡芙拉坐在雨中,想呼喊和发泄什么,但雨水从天而落,进入喉咙,让她不断的咳嗦,胸口剧烈起伏,满脸通红,眼睛也因为雨水无法睁开,最后咳嗦声停止,又变成一阵阵啜泣,手指在湿漉漉的石板上胡乱划动着,浑然不顾已经快磨破了皮,仿佛已经丧失痛感。
  “你好.....在这种地方呆着,不会染上感冒么?”
  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,卡芙拉勉强睁开眼,抬头望去,一双如夜晚温柔的眼瞳映入视野,和心中。
  ()
  <div class="bd"><script>style_bm();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