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0章切磋
  楚剑秋听到这话,额头上顿时黑线直冒,这暴力妞一直念念不忘就这么想揍他一顿么!
  楚剑秋感觉自己得杀一杀这暴力妞的威风才行,以免这暴力妞老是惦记着揍自己。
  “好啊,正好我也想和贡师姐切磋一下呢!”
  楚剑秋笑着说道,说着,他重新飞到了擂台上,启动了擂台四周的防御阵法。
  贡涵蕴飞到擂台上之后,指了指楚剑秋身上的衣衫说道:“楚师弟,你先把衣服给脱了,要不然,你穿着两件七阶法宝,切磋起来也没什么意思!”
  楚剑秋闻言,脸色顿时更黑了,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,直接把火元甲和流水云袍给脱了。
  即使不穿这两件防御法宝,凭他现在肉身强度的防御力,贡涵蕴都不可能破得开他的肉身防御。
  楚剑秋在脱了两件防御法宝之后,见到贡涵蕴还是在盯着他的上身。
  楚剑秋顿时不由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贡师姐,那两件防御法宝我已经脱下来了啊,你还想怎么样?”
  贡涵蕴走上前来,抓住楚剑秋身上的衣衫,一用力之下,顿时把楚剑秋上身最后一件衣衫都扯了下来。
  在被贡涵蕴扯下这件衣衫之后,楚剑秋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子了,上半身完全是赤膊上阵。
  贡涵蕴见到这一幕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样我才能保证你身上没有再穿什么防御法宝!”
  楚剑秋闻言,脸色顿时彻底黑了。
  他已经可以确定,这暴力妞就是想揍他一顿,什么切磋啊,完全就是借口。
  楚剑秋顿时更加决定这次要给这暴力妞一个深刻的教训了,要不然,这暴力妞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想锤就锤的肉盾了。
  楚剑秋黑着脸看着贡涵蕴说道:“那贡师姐现在准备好了么?”
  贡涵蕴把楚剑秋那件衣衫往旁边一扔,朝楚剑秋招了招手说道:“来吧,姐姐等这一刻可是等了好久了!”
  楚剑秋听到这话,额头上的青筋一阵暴跳,尼玛,这暴力妞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呢,尤其是结合她扔掉自己衣衫的这个动作。
  不过楚剑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,身形一闪,直接一拳朝贡涵蕴轰了过去。
  面对楚剑秋轰过来的这一拳,贡涵蕴满脸兴奋,同样一拳迎了上去。
  两只拳头碰撞在一起,轰然一声,爆发出一阵震天巨响,恐怖无比的能量涟漪荡漾而出,震得擂台四周的阵法光幕犹如水波一般不断波动着。
  双方对轰了这一拳,各自被震得向后退出数十丈。
  贡涵蕴感受到楚剑秋这一拳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,脸上不由露出几分震惊的神色。
  上次在揍楚剑秋的时候,只是感到他的肉身强度十分强悍而已,没想到这家伙的攻击力也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。
  不过这却反而激起了贡涵蕴心中更加强大的战意了。
  上次她刚刚突破尊者境不久,境界尚未稳固,所以极难破得开楚剑秋的肉身防御。
  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闭关之后,她的境界已经彻底稳固,比上次和楚剑秋交手的时候,实力提升了差不多一倍。
  她就不相信在她境界稳固了之后,还破不开楚剑秋的肉身防御。
  贡涵蕴深深吸了口气,身形一闪,朝楚剑秋扑了过去,一拳往楚剑秋身上招呼下去。
  楚剑秋也没有躲避,任由贡涵蕴这一拳轰在他的身上,反正以他目前肉身的防御能力,贡涵蕴根本就伤不到他。
  而他,也要让贡涵蕴尝尝他的拳头,尝尝被挨揍的滋味了。
  在贡涵蕴那一拳落在他身上时,楚剑秋同样一拳递出,落在贡涵蕴的身上。
  两人互换了一拳,身体再次各自向后滑了出去。
  楚剑秋挨了贡涵蕴那一拳,基本上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  但是贡涵蕴挨了楚剑秋的那一拳,却就很不好受了。
  楚剑秋在吸收炼化了那一缕荒古气息之后,肉身力量大幅增长,这一拳的力道那可不是盖的。
  挨了楚剑秋这一拳,贡涵蕴脸色顿时有些变了,楚剑秋这沉重如山的一拳落在她的身上,贡涵蕴简直是感受到了一股锥心般的痛楚,痛得她都开始龇牙咧嘴了。
  而再看看她落在楚剑秋身上的那一拳,楚剑秋却连肌肤都没有红一下。
  贡涵蕴瞬间就心里不平衡了,这混蛋,居然下手这么重!
  贡涵蕴拳架一摆,身上一股磅礴无比的拳意开始流泻出来,这股拳意之汹涌,几乎化为实质,连周围的空间都被这股拳意挤压得激荡起阵阵涟漪。
  她要开始动真格了!
  今天一定要把这混蛋揍一顿,否则,按照这混蛋的实力成长速度,过了今天之后,自己可能就再也揍不了他了。
  楚剑秋见到这一幕,顿时也摆出了战龙拳第四重的拳架,浑身拳意汹涌如江河流泻,拳意凝聚成一条鳞甲分明的龙形虚影,散发着威严无比的磅礴龙威。
  在战龙拳突破第四重之后,楚剑秋拳意所凝聚而出的那条龙形虚影更加凝实了,都有点逐渐向实质化转变的意味。
  贡涵蕴见到楚剑秋身周缭绕着的那条散发着强烈龙威的龙形虚影,那股磅礴无比的拳意,比起自己身上所凝聚出来的拳意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  贡涵蕴见到这一幕,心中吃惊的同时,顿时更加激起她的好胜心了。
  贡涵蕴一拳朝楚剑秋轰去,磅礴无比的拳意犹如决堤江水般朝楚剑秋撞了过去。
  楚剑秋见状,微微一笑,同样也是一拳朝贡涵蕴递了过去,那条拳意所凝聚出来的龙形虚影顿时咆哮着朝贡涵蕴撞了过去。
  “轰隆!”
  两道恐怖无比的拳意撞击在一起,顿时爆发出一阵难以想象的能量风暴,差点把擂台四周的防御光幕都给撕裂开来。
  两人脚底下以特殊材质铸成,坚硬无比的擂台,顿时裂出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犹如蛛网般的裂痕。
  两人这一次交手,都没有留力,除了杀力巨大的杀手锏之外,几乎都是以全力相博了。
  ()
  <div class="bd"><script>style_bm();</script>